我大二的暑假在一家分行的放款中心实习,实习生做不了什么事,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客户只有孔乙己到店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
01 专做低风险的孔乙己

今年监管形式很严,但孔乙己在的业务发展部却是存款涨的最快的经营机构。孔乙己一到分行,所有放款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孔乙己,你存款怎么的又涨了一个亿”

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再开一个亿银票,低风险”便排出十张存单。

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存款涨了肯定是做保证金的”

孔乙己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

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贷款用途不合规,被银监局追了十几手查。”

孔乙己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是存单,存单质押不能算保证金……是客户需求!”

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真实贸易背景”,什么“夯实客户基础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分行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02 孔乙己也曾是营销标兵

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孔乙己原来也是营销标兵,但政府平台融资趋紧后,他风险把控能力不行,又不愿做实体经济,终于只能每年做低风险冲存款。

可惜他低风险业务又没有增值税发票,如是几次,孔乙己没有办法,便免不了被违规积分。但在放款中心,品行却比别人都好,就是从综合收益肯定够;虽然偶尔亏欠,但不出一月,定然补齐。

孔乙己银票开好了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孔乙己,你当年当真是营销标兵吗?”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

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么现在只能做低风险呢?”

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地方债务管理,严控土储融资,市场化转型,现金流全覆等一些不懂了。

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03 纸包不住火,还是被查了

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主管是决不责备的。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实习生说话。

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读过书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

他说,“读过书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存单质押放贷款业务怎么做?”

我想,只会做低风险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

孔乙己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会做吧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业务应该记着。将来做行长的时候,冲存款要用。”

我暗想我和行长的等级还很远呢,而且我们行长也从不自己放款,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就是存款换开存单然后质押放款吗?”

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存单质押低风险有四种做法,你知道吗?”

我愈不耐烦了,努着嘴走远。

孔乙己刚想写字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
有一天,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,主管正在慢慢的整理材料,忽然说,“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。上次承诺收益还差一个点呢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

一个放款的客户经理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……他被停职整改。”

主管说,“哦!”

“他总仍旧是做低风险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直接用贷款资金存保证金。贷款资金,能存保证金么?”

“后来怎么样?”

“怎么样?先写检查,后来是整改,整改了大半月,最后是停职整改。”

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存款降了十个亿。”

“降存款后怎样呢?”

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被开除了。”

主管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整他的材料。

04 人走茶凉

中秋之后,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,看看将近初冬。一天的下半天,没有一个客户经理来放款,我正合了眼坐着。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,“开一张银票”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。

看时又全没有人,站起来向外一望,那孔乙己便在放款中心门口。

他脸上黑而且瘦,已经不成样子;

穿一件破夹袄,盘着两腿,下面垫一个蒲包,用草绳在肩上挂住;

见了我,又说道,“开一张银票”主管也伸出头去,一面说,“孔乙己么?你综合收益还差一个点呢!”

孔乙己很颓唐的仰面答道,“这……下回还清罢。这一回是低利率存单,银票要快。”

主管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孔乙己,你又让客户做低风险了”

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

“取笑?要不是被查到,怎么会这么久不来放款?”

孔乙己低声说道,“请假,请假了……”他的眼色,很像恳求主管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主管都笑了。

我做了系统,请他签字。他从破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存单,放在我手里,不一会,他开好票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慢慢走去了。

后来便再也没有见过他,在如今回归金融本源,服务实体经济的大环境下,这种客户经理大概肯定辞职了。

-END-


转自知乎:justas回答